世界-中心页

【一山一世界

一世如花解】


valley.jpg

山谷为人之居所

位置:斯堪的那维亚山脉,格特利峰南麓。挪威境内。

基本情况:占地面积约1500平方千米,林地覆盖率达到85%(其余植被不计)。从未监测到高于15的API指数,生态环境完好。受北大西洋暖流影响及斯堪的纳维亚山脉对南下的北风的阻挡,年降水量500-800ml,年均温度6-12°C,冬季最低温有过-29°C的记录,常有降雪。夏季最高温出现在8月,从未超出23°C。

主要植被为落叶阔叶林,树种诸如冷杉,高大上枝干直直向上,林下则更加幽密,抬头上仰,天空不过是王之居所的穹顶,而郁郁葱葱的林木便是宫殿的柱子。

海拔更高处,分布着针叶林,夏日苍翠的针叶,在地上隐隐绰绰投下斑驳。其余植被以苔藓植物、低矮的草类居多。给人的感受不是那种鲜活的绿色,而是一种沧桑的、沉静的暗绿。每一缕暗绿,都在默默自己的凝思。山谷之下,弥漫着夹杂冥香的云气。

山间通常是静谧平和的,早上偶尔会有一两只雏鸟鸣叫,声音越过树梢;更多的时间,林下荫蔽、林边草地、触之所及,都是涧流在汲汲前去。山中的野兽构成一张错杂的食物网,却又恰能平衡。寂静山林,一切自在,思考者于此 则如鱼得水。再也找不到这样好的伊甸园去休养生息、沉心思考了。


夏日的山谷,凉意四起。眺望远处,只见群山层叠俊俏,绿波荡漾如笑。和煦的暖风吹过树梢,响起一阵绵软沙沙声,阔叶舒展开来抖动着叶脉,针林摇摆纤细腰肢。踩着春天留下的嫩草根走进绿荫,心旷神怡,耳清目明;如果是晴天,抬头之时,便能看见绿色的天空点缀这阳光般的星辰。倘若阴天,走到林疏之地,那么云层翻涌,变化无穷,只有在日落之时,最长的红光亮彻西方,火烧云沸腾,如不息大海冲打着海岸……

山腰的湖,不论阴晴,永远碧浪清波;夏夜的新月钩于水面之下,仍然是平和。春天和秋天,湖面上分别飘荡着花瓣和红叶,似片片小舟徜徉于镜,留下层层浅潋。

大雪飘飞的冬日,燃着果木的壁炉成为了最温暖的归宿。但在山中,仍是素洁。湖面封冻,树木大多落去了叶子,只留下虬曲的树枝纠缠着苍茫。针叶林则不然,在一层白雪的覆盖之下,仍是苍翠;如若拨开地上的浅雪,便是某些冷绿的草,整个冬天生机不曾断绝。山里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,坐在房子里翻书,除了壁炉噼啪和书页沙沙,再无声迹。南麓是接近北极圈但未至之地,每逢夜晚,银河明亮得能映出人影,星空璀璨,只生对群星的向往。冬日的晴空为当天夜晚带来了最美丽的景色:北麓的极光,或蓝,或绿,在深空中如同舞动的裙裾,飘渺而又轻盈,照在白雪上,世界就变成了梦幻般的颜色。

大概见过奇景的人永远忘不了吧,那夜的极光落去之时,在顶峰的树木上缠了一层幕带,流动闪烁,在黑白底色里格外显眼,白色的山上有一层光在飘舞,再往上是肃穆洁净的天空和跳跃的星雾……

再说三月,满谷花香,遍地白色花瓣。

此则有山谷生生不息。


但,余姚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啊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