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木屋
评分: +1+x
window.jpg

余姚趴着的窗

早上八点,晨曦初现。

光芒平和地铺在小木屋边,水珠愉悦地跃起于山涧。

余姚坐在书桌前,呆呆地盯着面前手边的《管锥编》。

阳光终于溢上了书页,她扭头向窗外,看着澄净星疏的早天。


余姚的小木屋位于Lys林场内的一片开阔向阳的谷地,到半山湖大概需要步行十把分钟,走过去的路一脚深一脚钱,像在做梦一样,旁边的涧流是发源于半山湖的四条涧流之一。坐西朝东的房子正临阳光,但拜崇山峻岭所赐,阳光六点出现,得慢慢爬过山坡和树梢,八点才懒懒散散照进房子。余姚不熬夜的时候,这便是她的早钟。

说起来,余姚作为一个基金会的编制人员,之所以能住在这里,是因为Lys林场属于挪威分部,Site-NO-64的范围,作为中分代表居住于此而已。但不可否认的,是挪威分部为她提供了极优越的生活环境,本来是要为她派遣两位守卫的,但她拒绝了。

Site-NO-64成立极早,所辖区内没有异常——不论未发现或是已收容。作为外交站点,这里同其他地区分部的联系往来最为密切,不时有外国分部人员前来交换资料或是索取硬件,与她无关,她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成。


屋子大抵是这样子的。

虽然说是木屋,但是屋子内还是用大理石砌了一层;灯光大多是橙色和黄色,照在大理石上反射回柔和的光。挪威分部提供了从电器到武器,工具到暖气的所有生活防御必需品。

但余姚多数用不到那些家伙,她最喜欢的,是房子里铺着的柏木地板—冬天还会铺上柔软的地毯,还有那垛着果木的壁炉,想想火星迸跳的样子,哪怕在北极圈之濒也不会寒冷了。

一楼主要还是待客的地方,不过似乎一年下来余姚的访客也不会超过十个。

pexels-photo-2555635.jpeg?cs=srgb&dl=throw-pillows-2555635.jpg&fm=jpg

客厅一隅


上了二楼,才是她自己的空间。

平时大多数时间里,她都是在书房里度过的。每每阳光从书房明净的窗户中流进来,书房的地板就像铺了一层金色的地毯。

书房里有数个直抵天花板的书架,上面摆着的多数是中文古籍,余姚平时不翻译文档,也没有事情需要她时,就拿起一本书当消遣,常常在书桌前从天明坐到天亮。

天亮了以后她就喜欢往窗外看,看摇曳的花丛,看欢悦的溪流,看落去的太阳染红山野,看蓝紫的天空中挂起一轮张弦月……

书房对面就是卧室。


再往上,三楼是阁楼,有一间不大的屋子,但这里是屋子最高的地方,余姚时常站在窗前,让目光越过林梢掠过飞鸟,最终仍然是无所归依。

不过,有了这样子的景色,看看风景也好啊。


屋子一年四季,都亮着光。

还记得泰戈尔说过的那句话吗?

我有群星在天上,但是,唉,我屋里的小灯却没有点亮。I have my stars in the sky. But oh for my little lamp unlit in my house.

只不过现在变成了:

我有群星在天上,与此同时,我屋子里的小灯明亮。I have my stars in the sky. And the same oh for my little lamp lit in my house.


日安,世界。良い一日、世界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